天龙山石窟流失佛首亮相北京鲁迅博物馆

2021年02月23日09:23  来源:京报网
 
原标题:回归佛首 微笑背后有伤痕

  历劫百年终回家的天龙山石窟第8窟北壁主尊佛首,在除夕之夜,隆重地登上了春节联欢晚会的舞台,它的秀美、它的静穆、它的庄严,让人为之动容。

  这尊佛首,是2020年归国的第100件流失文物,也是近百年来首件从日本回国的天龙山石窟流失佛雕。此刻,它正静静地端立于北京鲁迅博物馆的展厅中,与参观者无声地交流。

  佛首回家之路

  2020年9月14日

  国家文物局监测发现,日本东瀛国际拍卖株式会社拟于东京拍卖一尊“唐 天龙山石雕佛头”,疑似山西省太原市天龙山石窟在历史上流失的文物。经组织鉴定研究,判断应属天龙山石窟第8窟北壁佛龛主尊佛像的被盗佛首(隋代),于1924年前后被盗凿并非法盗运出境。国家文物局启动追索机制,叫停拍卖。

  10月15日

  国家文物局致函拍卖行,要求终止与该佛首相关的拍卖和宣传展示活动,予以撤拍。

  10月16日

  拍卖行积极配合,作出撤拍决定,终止有关宣传。国家文物局与拍卖行董事长张荣(旅日华侨,浙江杭州人)取得联系,鼓励促成文物回归。

  10月31日

  张荣与日籍文物持有人谈判完成洽购,经国家文物局充分沟通,决定将佛首捐献中国政府。

  11月17日

  我驻日使馆举办文物移交仪式,张荣将持有的天龙山石窟佛首无偿捐赠给中国国家文物局,移交使馆保管。

  12月12日12时

  佛首安全运抵北京,当日点交入库,佛首重回祖国怀抱。

  观展・亮点

  每个角度看都在微笑 “背后”却伤痕累累

  “你如约归来,在万家团圆时,看到你的笑,我们心生欢喜……”佛首刚一亮相在春晚舞台上,就有无数人由衷地发出赞叹。

  在鲁迅博物馆陈列厅序厅现场观看时,佛首带给人们的震撼则更为强烈。厅的正中间展示的这尊佛首高44.5厘米,宽33.7厘米,厚30.4厘米。它肉髻低平,双耳垂肩,面相丰满圆润,眼睛上挑,双目下视,嘴角内凹,露出笑容。无论从哪个角度看,佛首都是微笑的表情,有着一种慈悲的庄严之感。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教授、云冈石窟研究院院长杭侃介绍:“佛的三十二相里就包括顶上肉髻相。这尊佛像用专业术语说是‘肉髻低平’,顶上无纹饰。这种造型流行于北朝晚期或隋代。”

  “这件文物除了以往历史价值、科学价值和艺术价值之外,还具备它独特的文化价值和情感价值。”杭侃教授说,鉴定时发现,不管从哪个角度看,这尊佛首都是微笑的表情。实际上,并不是所有的佛像都是这样的,有些佛像正面雕得比较好,侧面就不是那么完美。但是这件文物从每个角度看,都是非常完美的微笑。“在鉴定这件佛首的时候就有一种在和文物交流的感觉,这尊微笑的佛首好像在说,能回来是件很高兴的事情。”杭侃说,不少参与鉴定的文物工作者,当场都泪目了。

  微笑背后,这件历劫百年的文物其实伤痕累累。佛首右脸颊的斑驳痕迹,显示出风化的痕迹。绕到佛首背面会发现,佛首后脑以及后背有齐齐的切痕。国家文物局相关负责人介绍,这件文物在流失海外的过程中,曾被人为破坏过。据推测,大概是出于展示的需要,佛首背后被削平了。经过如此之伤害,佛首仍以微笑示人,更令人感到痛心。

  佛首鼻子曾“整容” 以此认定为真身

  近距离观看,佛首鼻翼完整、高挺,与面部和谐一致。但实际上,历劫之初的佛首并不是这样的。此时看到的佛首鼻翼,在流失期间曾被“整容”。

  佛首回国后,国家文物局组织专家研究发现,与1922年3月拍摄的《天龙山石窟》图版35和1923年10月拍摄的《天龙山石窟》图版41所示第8窟北壁佛龛内佛像的原状图片相比较,佛首脸型、五官、形神高度吻合,特别是右脸颊的斑驳痕迹,从右眼睑下向右耳延伸扩展的形状,与实物完全一致。佛首面部的一些细微特征,如右腮小的斑点和颈部风化形成的边缘,依目前石窟保留痕迹历史图片推测,佛首被盗凿后,其背面、鼻翼均经过修整。

  科技检测的测试分析结果表明,佛首石材主要由石英和方解石构成,符合天龙山岩体特征,内部一致性较好,无显著裂隙发育。顶部和耳部发现彩绘痕迹,推断佛像原始状态应有彩绘。文物测试分析中还发现,佛首鼻翼及鼻梁处荧光现象,说明鼻翼及鼻梁部位存有有机材料,推断存在修复痕迹,与鼻翼修整情况相契合。这些有力证据证明了佛首为“真身”。

  鲁迅珍藏拓片 揭秘石窟之美

  这件佛首来自于天龙山石窟第8窟北壁。展厅中,环绕佛首所展示的,还有北京鲁迅博物馆馆藏的27件北朝时期造像拓片等文献。特别是一组8件同样出自天龙山石窟第2、3窟的造像拓片,是首次集中展示。这8组拓片长约110厘米、宽约45厘米,反映了8组生动的石窟人物。以维摩诘像拓片为例,维摩诘居士端坐于幔帐之中,神态生动,正在说法。其下方端立着手持莲花的听者,似乎为维摩诘居士所讲的内容所打动,听得入神。博物馆工作人员介绍,这些都是鲁迅先生的收藏。

  此外,展览还呈现了天龙山石窟基本情况、第8窟概貌和艺术风格、天龙山石窟文物流失与数字复原成果等内容,观众可扫描二维码进入复原展网上展厅仔细观看。

  观展・解码

  天龙山石窟佛首是如何被盗的?

  天龙山石窟始凿于北魏末至东魏,后经北齐、隋、唐历代的开凿,形成洞窟25个,造像500余尊。20世纪初,天龙山石窟掀起一股研究热潮。日本人关野贞对天龙山石窟开展实地探查后,于1921年在《国华》杂志上刊录多张实地考古图像,随即引发了国际探险家们的研究和“搜藏”热潮。也正是这些考古报告,为天龙山石窟引来一场劫难。

  1923年,一群居心不良的日本人来到天龙山石窟勘察,其中就有日本古董商山中商会会长山中定次郎一行人。然而,陡峭的天龙山地势让盗运无法顺利进行。于是他们找到去石窟群必经之路上的圣寿寺,用金条和大洋贿赂了住持,请他帮助运输佛像。

  待一切谈妥后,山中商会开始切割佛像,他们正是对照关野贞照片里的佛像下手的。据史料记载,最先切割的是2号窟,北壁龛内一座佛,龛外两座菩萨;东壁龛内一座佛,两座菩萨,龛外两座供养人;南壁两座浮雕罗汉,就连窟顶的浮雕莲花和4个飞天也惨遭劫难。一批批切割下来的佛像、佛头、壁画被运到当时的北平,放入到山中商会的仓库。山中定次郎还把上天龙山的经历以日记的形式记录在一本名为《天龙山石佛集》的小册子里。而这些被盗的雕像后来以高价被转卖给英、美、日等国的博物馆。

  观展・提示

  地点:北京鲁迅博物馆

  展期:截至2021年3月14日

  票价:免费,需通过鲁博微信公众号预约

  (北京晚报记者 傅洋)

(责编:高红霞、罗昱)